开启左侧

再期花开(10)

  [复制链接]

微信扫一扫 分享朋友圈

言明 发表于 2022-11-5 22:33:0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   冬瓜直接蹲在洛羽的脸上,鸡巴悬在洛羽的嘴巴上方,洛羽双手扶着冬瓜的大腿,迫切的抬头伸出舌头舔弄,冬瓜直接把鸡巴插入洛羽的嘴巴里抽插:哈哈,骚货,真他妈的会舔,真是个宝儿,骚屄贱货,肯定没少伺候男人!
竹竿已经分开洛羽的双腿,扶着自己的肉棒插进洛羽的桃源蜜穴里,缓缓的抽插着:扯淡,这娘们儿明显开苞没多久,穴真紧,夹得太爽了哈哈!这药劲儿是真大了,贞洁少妇也能变荡妇,哈哈!竹竿把洛羽的双腿放在肩头,不断的挺动着自己的屁股,洛羽的两个洞同时被侵犯,已经完全丧失自主意识的洛羽整个人都变得淫荡,享受着这种淫乱带来的快感中。
       冬瓜转过身子,跨在洛羽的脸上,扶着粗硬的鸡巴,不断的用阴囊蹭洛羽的脸部,洛羽一直伸着舌头,像条母狗似的贪婪舔舐,冬瓜握着洛羽的奶子,很是满足,张开嘴,把口水吐在洛羽嘴巴里,洛羽依然是一脸谄媚的下贱模样,竹竿抱着洛羽的双腿,快速的抽插着,抓着洛羽的美腿玉足,用嘴巴含着洛羽的脚趾,快乐的操着面前这个可人儿的美穴,冬瓜笑骂着:别舔这骚娘们的脚丫子了,换个姿势,太鸡巴累了。
      竹竿嬉笑两声,拔出鸡巴,扶着洛羽趴在地毯上,冬瓜靠着墙壁,分开双腿,洛羽正好趴在冬瓜的胯部,看着冬瓜坚挺的鸡巴,毫不犹豫的张嘴含住,不断的吞吐,竹竿抓着洛羽的腰肢,不断的快速顶动,还不忘用巴掌拍在洛羽的臀部,洛羽会随着巴掌的抽打变得兴奋:哈哈,真是个贱货啊,这么喜欢痛,他娘的,没开苞多久,玩的可真不少!说着竹竿就加快抽打洛羽的臀肉,洛羽含着鸡巴的嘴巴,不断的发出唔唔啊啊的兴奋声音,冬瓜也符合:这么骚,那老子就不手软了!冬瓜直接抓着洛羽的头发,一下又一下的抽插着洛羽的嘴巴,直接顶到最深处,还会按压洛羽的脑袋,不让她起身:哈哈,你他娘的什么时候手软了,反正老板说了,只要不玩死,怎么玩都行,哈哈!竹竿用力抓着洛羽的两瓣臀肉,手指都陷进了肉里,冬瓜松开洛羽的脑袋,洛羽抬起头,大声的呼喊:啊啊啊~操死我吧~好爽~啊啊啊~玩坏我的骚逼了~哦哦哦~插得好深~洛羽还不忘握着冬瓜的鸡巴,冬瓜握着洛羽的奶子:哈哈,太他妈骚了,女警骚起来真是不一般!
      竹竿进行着最后的冲刺:妈的,骚逼夹得马上射出来了,操死你个骚屄贱货,骚婊子!逼给你操烂!唔!竹竿额头的青筋异常明显,可想而知他现在有多么的用力,洛羽不断的大声淫叫:啊啊啊啊~用力~用力~操死我~啊啊啊~全部射进我逼里~哦哦哦~爽死了~洛羽最后仰着脖子,很是满足的样子,竹竿快速的抽插,随后紧紧抱着洛羽的屁股,鸡巴用力往更深处顶,眉头舒展,一脸的满足
       该老子爽爽了,一对贱货!冬瓜看着竹竿笑骂,同时迫不及待的来到竹竿的位置,翻转洛羽的身体,洛羽躺在那里,骚穴里的精液还在不断的往外冒,冬瓜直接扶着鸡巴没入洛羽的骚穴里,冬瓜的鸡巴和竹竿的细长有鲜明的反差,短又粗,把洛羽的肉穴又一次撑开,洛羽的脸上有一丝痛苦,同时又很满足:哦哦哦~又插进来了~啊啊啊~好粗~哦哦哦~操死我吧~啊啊啊啊~我是贱货~啊啊啊啊~竹竿爬到洛羽脑袋的位置,都是淫液的鸡巴被洛羽主动的含入嘴中,洛羽卖力的吸食鸡巴上的淫液,很是兴奋,冬瓜趴在洛羽的身上,挺动着胯部,吸舔着洛羽的乳头,很是舒爽,竹竿握着另一个奶子,很是用力,看着洛羽一脸痛苦而又愉悦的表情,验证了自己的猜想,就是个纯纯的受虐贱货,竹竿拔出鸡巴,蹲在一旁,丝毫不影响冬瓜抽插,竹竿挥舞着手掌,抽打着洛羽的脸部:贱货!爽不爽啊!骚婊子!竹竿的指引就在洛羽的脸上,洛羽一脸的下贱:好爽~哦哦哦~打死我吧~我是贱货~哦哦哦~鸡巴插的我好爽~掐我脖子~快快快~哦哦哦~
       竹竿迅速的抽插着洛羽的脖子,洛羽的下体在窒息的快感中开始收缩,冬瓜骂道:操,这骚逼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紧,马上受不了了,夹得太舒服了!竹竿一脸的兴奋,完全验证了自己的猜想,如果处理的当,这个娇艳的美女警花,还不得沦落成自己的性奴?
       洛羽的呻吟声越来越小,几乎快要消失,冬瓜也精光失守,完全喷射进洛羽的肉穴里,竹竿松开洛羽的脖子:啊啊啊啊~又又射进骚逼里了~啊啊啊~好满足~啊~洛羽的淫荡模样就像春药一样刺激着二人
       洛羽跪在地上,一只手握着一根鸡巴,轮流的舔弄着二人的肉棒,脸上的贪婪和喜悦很是满足
二哥此刻正好回来,看着乖乖跪在地上舔弄肉棒的洛羽,有些疑惑,皱着眉:怎么给解开绳子了?
       冬瓜说:嘿嘿,这就是个贱货,看见鸡巴就没命的骚逼。
      给的信息说,心理挺过硬的,身体素质也很不错,不应该这么简单吧?二哥还是有些想不通:难道抓错人了?
      竹竿走向二哥:应该是没有,主要这个药劲儿太大了,这娘们本身又是一个骚货,纯喜欢受虐,估计这是正好赶上了,估计药劲儿过了,会折腾折腾。
       二哥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,总感觉有点不放心的意思。
       二哥也没有再掺和,两人又去和洛羽轮流做了几次,一直到力竭,才睡去,睡之前还不忘用手铐脚铐绑住洛羽的四肢,洛羽还兴奋的伸出双手配合,淫荡的模样又让冬瓜忍不住操了她一次
       第二天,洛羽睁开眼,头痛欲裂,很是痛苦,昨天发生了什么,丝毫不记得,洛羽睁开眼,看到一个陌生的男子坐在自己面前,二哥笑着说:你醒啦,要喝点水吗?二哥语气很平和,洛羽点了点头,二哥拿水的间隙,洛羽看到自己的凄惨模样,不用想也知道都发生了什么,洛羽默默的闭上眼睛,任由眼角的泪水滑落,脑袋里浮现出那个自己又爱又恨的身影,昨天在失去意识之前,自己好像也想到了对方吧。
       二哥蹲在洛羽身侧,喂水给洛羽洛羽小口的吞咽:姑娘,我们都是奉命行事,没有自己选择的权利,希望你可以理解。
       我不知道是谁指使的,你也不会告诉我,我心里大概有数,我是不是逃不掉了?洛羽最后说的时候有些无力。
        二哥点了点头:嗯,在这里,我们这些人,谁都逃不掉。
       洛羽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:这样痛苦的活着,还不如一死痛快。说的时候洛羽就想咬舌头,二哥发现的很迅速,立刻捏着洛羽的脸颊,很是暴力的把早已经准备好的毛巾塞进洛羽的嘴巴里,洛羽眼泪不断的往下淌,怨恨的看着面前的男子,二哥无奈的说:我没有对你有任何动作,好死不如赖活着,别这么想不开,你还年轻,现在就是受点委屈。
      眼神可以杀人的话,洛羽早已经把面前之人杀了图个痛快。
       二哥叹了口气,把洛羽固定在椅子上,又用纱布围绕着洛羽的脑袋缠了好几圈,生怕洛羽顶出嘴巴里的毛巾,咬舌自尽,洛羽已经彻底的绝望,痛苦万分。
       二哥本身就是一个刑徒,可以在外,代价就是为人做脏事儿,二哥本身的性格确实是个嫉恶如仇的人,之所以进去,用他的话来说,杀了该杀的人渣垃圾,对待洛羽这样的姑娘,二哥实在不愿下手,更是不想与竹竿和冬瓜一起,实在违背自己的内心,不然也不会早早离去,生怕见到那副画面,二哥很纠结。
       竹竿和冬瓜起床,看到被固定在哪里的洛羽,眼神似乎是要吃人一般,嘴巴被毛巾堵着,又被纱布固定,两人同时走到二哥面前,二哥嘴巴里依旧叼着烟,淡淡的说:姑娘想不开,要自杀,我用毛巾堵着她的嘴巴了。
       冬瓜有些不可思议的说:昨天晚上还是个骚货,现在怎么这么刚烈,不应该啊。竹竿很聪明,没有开口,因为二哥的表情很不对,二哥站起身,对着冬瓜的脸直接就是一巴掌:操你妈的,谁都跟你妈一样下贱是个婊子吗?说完二哥一脚又把冬瓜踹在地上,转头对竹竿说:把人看好,有一点意外,你们俩知道后果!看也不看躺在地上的冬瓜,直接转身离开。
       竹竿丝毫没有幸灾乐祸的表情,看着爬起来的冬瓜,冬瓜眼神阴冷,看着洛羽全是狠:贱屄,装你妈的贞洁荡妇!说完走过去左右开弓,抽了洛羽十几个嘴巴子:别打了别打了。竹竿劝阻到,冬瓜回头看着竹竿:我他妈不怕他,大家都他妈的一条命,死了就死了,你也少管!
       竹竿皱着眉:去你妈的,不识好歹的玩意儿!
      昨天晚上你他妈的没干?凭什么老子挨打,你没有挨打,他妈的,别以为我不知道他早看我不顺眼了!冬瓜现在就像个炸药桶一样。
     你真鸡巴活该挨打,老子在劝你一句就不是人生的!竹竿说完就坐在一边。
      冬瓜不屑的看了一眼竹竿,冬瓜走近洛羽,解开自己的裤子,漏出自己被尿憋的肿大的阳物,直接对着洛羽的脑袋尿去:婊子,好好尝尝老子的尿,看好喝不好喝,不是因为你个骚逼烂货老子能他妈的被打吗?贱货!
       洛羽嘴巴里的毛巾吸收进尿液,腥臊的尿液渗进嘴里,洛羽现在只觉得恶心,却又无能为力,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男子,冬瓜被看的有点心烦:操,看老子干嘛,贱货!再看逼给你操烂。他妈的,你还看!冬瓜直接气氛的抽出腰带,不断的抽在洛羽的身上,洛羽吃痛,却又无法呻吟,很快洛羽的身上都是皮带抽出来的殷红印记,很是惨淡,冬瓜像个变态一样,分开洛羽的双腿,暴力的抽插着洛羽的肉穴,洛羽紧锁着眉头,身体身的疼痛,被冬瓜抓握的躯体会变得更加痛苦,洛羽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出,疼痛难耐!
       冬瓜紧紧的抱着洛羽的双腿,快速的冲刺着,也许因为心烦的缘故,鸡巴不知不觉没有了兴致,开始变得疲软,滑出了洛羽的肉穴,冬瓜提上裤子,走到竹竿身旁:我准备先走了,免得那个疯子回来找我麻烦。
       竹竿看着哪里痛苦的洛羽,看着冬瓜,神色不善:你走了,这责任算他妈谁的?这到底是你干的还是我干的?
       你就告诉他,我干的!只要他能找到我,随便由他处置,哈哈!冬瓜还在这敲打着自己的如意算盘。
       竹竿揪着冬瓜的衣领:你别他妈想走,是个带把儿的就在这等着二哥回来,别他妈的想一走了之!
       冬瓜握着竹竿的手:你确定你拦得住我!昨天你也干了,老子刚刚挨了顿打,你再受点苦怎么了?
       他妈的,说着别让这娘们有意外,你他妈看你给打成啥样了?别想跑!竹竿正说着,冬瓜率先出手,两人扭打到一起,洛羽痛的闭着眼睛,不断的往外挤眼泪,丝毫没有功夫去关注面前这两人,两人在地上缠斗的体无完肤,身上多处挂彩,冬瓜松开躺在地上难以起身的竹竿:你拦不住我!
       竹竿:你他妈的走吧,走了你一点活路都没有!
       冬瓜看了看洛羽,笑了笑:不走就有活路了?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0关注

0粉丝

57帖子

发布主题

视频排行榜

  • 日排行
  • 周排行
  • 月排行
  • 总排行
关闭

重要通知上一条 /1 下一条

手机版-Archiver- SM调教馆论坛 节点 - [SSL -04]

请遵守本网站服务条款并根据您所在国家的法律法规进行浏览!  Discuz! X3.4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  SM调教馆论坛 版权所有
条款及声明 TOS and Policy 18 U.S.C. 2257 Statement